□記者杜文育文圖
  核心提示|禹州市一村婦,伙同情夫將丈夫殺死。經過簡單的焚燒後,二人將屍體埋在自家院內。20天后,屍體被死者的父親挖出。禹州市公安局接到報警後將該村婦及其情夫抓獲。
  1月12日,二人被禹州警方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刑事拘留。
  37歲的他,屍體被從自家小院挖出
  1月12日下午4時30分,禹州市鴻暢鎮謝莊村東北角,響起一陣陣送葬的鞭炮聲,親屬頭戴孝布,焚燒著紙錢,將逝去的楊化兵送往墓地安葬。
  楊化兵,男,37歲,是該村三組村民。墓地距他家100多米,站在他家的大門口,就可以看到。但就是這百米的距離,卻讓年輕的他和家人從此陰陽兩隔。
  楊化兵的家是一個普通的農家小院,坐落在村子東北角。3間平房和2間東廂房,被灰色的水泥牆環繞著,大門口有一扇紅漆漆成的鐵大門。
  院內新翻出的一個土坑很是扎眼。楊化兵的弟弟楊燕兵指著這個土坑說,兩天前,哥哥的屍體,就是從這裡被父親挖出來的。
  三個月前的深夜,妻子把菜刀摁到他脖子上
  楊化兵的妻子王聰惠,今年36歲,育有一雙兒女,女兒16歲,兒子5歲。
  楊燕兵說,兩年前,村上就傳言王聰惠和同村的楊新峰勾搭上了,但家人們一直沒有找到證據,只是心裡懷疑。
  楊化兵生前曾告訴弟弟,去年夏天的一個夜晚,他聽到妻子到東廂房平房頂上接電話,心生疑惑,就跟蹤到平房上,看到院外的房屋下有一個身穿花T恤的男子,藉著月光,他認出是本村的楊新峰。當時他拿起一塊磚頭砸去,沒有砸著,男子迅速逃竄。他追到楊新峰家,但不管怎樣敲門,楊新峰就是不開門。
  第二天一早,他又來到楊新峰家質問此事。楊新峰給他跪下,並賭咒發誓,說那不是自己。
  通過這件事,楊化兵讓弟弟平時在家留意楊新峰的動向。
  “上次,嫂子差點把哥哥殺死。”楊燕兵告訴大河報記者,三個月前的一個夜晚,哥哥楊化兵入睡後,嫂子以哥哥打呼嚕為由,將哥哥的脖子扶正,然後去廚房拿來菜刀,雙手用力將菜刀摁在哥哥的脖子上。
  楊化兵驚醒後,猛然將王聰惠推開,脖子上鮮血直流。楊化兵開門喊人,眾人隨後報了警。警察將王聰惠帶走,哥哥去醫院縫了幾針,幸好沒有大礙。
  對於這件事,由於王聰惠的弟弟出面擔保,楊家人也未加深究。王聰惠在拘留所被關了大約10天,被取保候審。
  “沒想到,這次她真的下了毒手。”楊燕兵說。
  情夫深夜入室,用鐵釺將他殺死後掩埋
  2014年12月20日夜裡,楊化兵在自家的床上睡去。沒想到,這一睡,竟然再也沒能醒來。
  原來,在他入睡後,楊新峰來到他家中,和王聰惠密謀後,楊新峰對著楊化兵掄起了釺子。楊燕兵說,這種釺子是用來開石頭的,用一段擀麵杖粗的鋼筋做成,半米多長。二人將楊化兵殺死後,對屍體進行了簡單焚燒,然後在院內挖坑埋掉。
  12月21日,楊化兵的父親、弟弟以及女兒,分別收到了從楊化兵手機上發來的短信,內容大致為:我在外面打工,被黑工廠里的人控制了,你們不要和我聯繫了,我沒事,你們照顧好自己就行了……
  “接到這個短信,當時我就起疑了。”楊燕兵說,12月25日,在外打工的他專門請假回到家裡,問嫂子哥哥去哪兒了。嫂子答出去打工了,具體去哪兒她也不知道。
  “當時我就懷疑哥哥是被嫂子殺死了。”楊燕兵說,自己特意留意了哥哥屋裡的牆上,但沒有發現血跡。事後才知道,原來是他們作案後清理了血跡。
  據村民們說,楊新峰今年40歲,是村裡的理髮師,手藝很高,遠近幾個村的人都去他的理髮店理髮。“他平時人緣不錯,誰知道會幹出這事。”有村民說。
  公爹親自“破案”,趁兒媳外出挖出屍體
  持懷疑心態的,不僅有楊燕兵,還有楊化兵的父親楊明欣。
  他和兒子楊燕兵分析,如果王聰惠殺人,外運屍體需要動用車輛,動靜較大,基本可以排除這種可能。因此,屍體有可能就在附近。於是,他們在村子周圍的坑裡、井里、紅薯窖內進行查找,但沒有找到。
  最後,楊明欣留意到,兒子楊化兵所住院子的南側有些異常,但這片空地被樹葉蓋著,外表也看不出什麼來。於是,他提出要在院內挖地。王聰惠聽後阻攔說,這片地不能挖,因為她在上面種了菜。
  “大冬天的,種什麼菜呀?”兒媳的話更加深了他的懷疑。
  一天中午,趁著兒媳外出的空兒,老漢來到兒子家挖開了那片土,兒子被燒黑的屍體,赫然露了出來……
  警方接到報警電話後,迅速將王聰惠和楊新峰抓獲,二人對殺死楊化兵並焚燒掩埋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原標題:父親尋子,竟在兒子院中挖出屍體)
創作者介紹

johnny

wj83wjxk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