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租客與溫州女房東同居生子
  吵架後回國杳無音訊
  留下一頭卷髮的混血兒
  怎麼申報戶口?
  兩人並沒辦過結婚手續,民警幾經周折終讓母子如願以償
  □通訊員 畢健敏
  本報記者 王晨輝
  “真是謝謝你們,給你們添麻煩了。”拿到戶口本的那一刻,戴女士不住地感謝民警,她身邊的寶寶,也發出了“咯咯”的笑聲。
  昨天上午,溫州龍灣永中派出所辦證大廳迎來了一對特殊的母子,母親是個普通的本地婦女,而兒子卻是膚色黝黑,一頭卷髮。經過警方4個月左右的努力,戴女士終於為她的混血兒子登記了中國國籍的戶口。
  “雖然孩子的父親不知道會不會回來了,但是,我一定會好好將他養大的。”看著可愛的兒子,戴女士眼裡充滿了欣慰。
  洋租客和女房東,一來二去成戀人
  戴女士是龍灣區永中度山村村民,出生於1976年,由於保養較好,她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小很多。家中的房子比較大,一些多餘的房子就租給附近工作的人住。
  2009年,她家來了一位特別的租客——來自非洲幾內亞的喬治。當年25歲的他,在溫州一些小學、幼兒園裡教英語。
  高大帥氣又充滿幽默感的喬治很快引起了戴女士的註意,而美麗大方的戴女士更讓喬治一見鐘情。兩人常以學習語言為由進行交流,慢慢地,感情也越來越深。
  不過,這段跨國姐弟情緣並沒被戴女士家人看好,除了喬治是外國人之外,他們近10歲的年齡差距也被認為不太靠譜。不過,這並沒阻止兩人感情的發展。
  2010年,戴女士和喬治住在了一起。2013年,他們有了兒子小亞(化名)。雖然戴女士的家人也都認可了這門親事,但兩人並沒有辦過正式的結婚手續,兒子的出生證上,也只有母親戴女士的名字,而沒有父親喬治的。
  兩人常吵架動粗,老外回國一去不復返
  再美好的愛情,也會被瑣碎的生活所代替。時間久了,戴女士和喬治之間,在生活習慣、文化傳統等方面的差異,也慢慢顯現出來。
  喬治的漢語講得不行,戴女士也不怎麼會講英語,兩人在溝通中常常出現障礙。有時一著急,戴女士乾脆講起溫州話,這更讓喬治一頭霧水。而喬治也是個暴脾氣,有時急了,不僅會罵人,還會動手。2013年開始,兩人就經常吵架,慢慢地,左鄰右舍也都知道了。
  去年4月,永中派出所的黃警官在走訪時,聽到村民反映說,戴女士與家裡那位感情不好,男的有時還要打老婆。黃警官決定去看看,調解一下。
  一見到黃警官,戴女士不禁流下了眼淚,訴說自己的種種委屈。“他老是和我吵,還經常動手打我,要不是為了孩子,我早就報警了。”戴女士哭著說。
  而一見到喬治,更讓黃警官一愣,原來孩子他爸是個外國人啊。黃警官當時進行了調解,並且把喬治帶到了派出所,進行進一步的調查。
  去年5月,因為一些原因,喬治回了國。
  民警幾經周折,才為孩子辦好了戶口
  戴女士原本以為,喬治很快就會回來的,沒想到,喬治這一走,從此就杳無音訊。
  她用盡所有的聯繫手段,也都無法找到他。
  隨著小亞一天天長大,他也面臨著看病、上幼兒園等問題,而這些,都需要戶口。
  去年9月,戴女士前往派出所,為孩子申報戶口。
  由於出生證上沒有孩子父親的信息,辦戶口就需要核實更多信息。
  轄區民警方磊在瞭解情況後,立即著手收集證據材料,多次下村走訪相關知情人。
  經多方及方磊證實,小亞確實是戴女士的親生兒子,一直是由戴女士帶的,小亞沒有在別的國家落過戶,符合戶口申報的要求,材料整理完整後,永中派出所第一時間通知戴女士,前來辦理。
  拿到戶口本時,戴女士連聲感謝:“辛苦辦事民警了!”
  【相關鏈接】
  我國法律規定,孩子的父母有一方是中國人的,他的戶口可以上到中國父母一方,成為中國公民;很多國家也規定,孩子的父母是其本國人的,也可以成為其國公民。但要註意,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有些國家承認),所以,如果你的孩子加入了外國國籍,就不能成為中國公民。
  (原標題:洋租客與溫州女房東同居生子吵架後回國杳無音訊留下一頭卷髮的混血兒怎麼申報戶口?)
創作者介紹

johnny

wj83wjxk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